轰肃砂

感谢老师们的粮~好吃!

第三磨牙

百川到海:





  听说十八岁左右,有的人能长出第三磨牙,会觉得痒痒的酸酸的。金伸出食指按了按,只能摸到软圌肉和下层硬硬的东西,除此之外还有研磨着的泛酸感。




  “啊……”





  大概是嘴巴张开得太久了,他阖上嘴吧砸吧砸两下。跑过去冲雷狮指了指自己的后牙槽。





  “雷狮,我我觉得我大概要长牙了。”





  “长牙?”





  “智齿呀。”





  雷狮放下手里的资料,踩着地板把旋转座椅转了半圈,拍拍大腿,示意他坐过来。





  金坐在他大腿上张开嘴巴,像给牙医检查的时候一样发出“啊”的声音。闭着眼睛看起来挺乖巧。





  把右手拇指扣在嘴角,食指指背抵压在上颚轻轻抬了抬,“再张大点。”金配合地眯着眼睛试图把嘴张得更开。





  雷狮用空闲的左手揽着这小家伙的腰,万一一个后仰给摔下去。金揪着他的衣摆和袖口,眯着的眼睛也闭合起来,有一番视死如归的模样。





  “只不过看看你的牙齿,紧张什么啊,小鬼。”





  雷狮好笑地在他口腔内胡乱搅动,连带着软趴趴的舌头也被迫随着他的动作在指节处暧昧地舔圌舐。啧啧水声听起来颇为色圌情了。部分唾液沿着嘴角滑下。





  “喂……雷狮、信不信……我咬你了啊!”混着含糊不清的话语。金睁开眼睛凶巴巴地给他一个眼神。当然雷狮并不为这个毫无实际用处的眼神感到波动。





  他现在越来越喜欢欺负这小东西了。





  “噢?你要怎么咬我呀。”雷狮退开手指,唾液连成一条银丝,不过毫厘便崩然断裂,他靠在靠背上垂眼看着金,笑得挑衅。





  金虚着眼,抹了抹没来得及吞咽的唾液。报复性地擦在雷狮的下唇,然后猛地凑上去和他亲吻。





  金发扫在雷狮的脸颊,撞上来的时候有点疼。雷狮在想这小家伙的技术有点进步,好歹没给嗑出血来。似乎是察觉雷狮不在状态,金捧着他的脸,严肃地下命令。





  “雷狮,闭眼睛。”





  看起来正经得可爱。





  呵,雷狮轻笑。依你。他闭上了紫色的双眼,尽量放松。任由这小东西宣示自己的能力。





  看着他惬意的样子,金扯了扯发梢,下定决心就在他下嘴唇上狠狠啃了一口。





  “嘶……”





  心情突然明朗的金跳下雷狮的大腿,说:“我长牙呢,不适合接吻。”





  说罢一溜烟跑走了。





  能耐了。雷狮摸了摸被咬了一口的唇瓣。

评论

热度(270)